138申博
>机关建设>机关文化

请伸出你的手

作者:李 洁(原创)

发布时间:2019-09-03  |  点击数:  |  保护视力色:  |  文字显示:【  


十二年前,我在西北高原读研究生,那里的天,蓝得像海一样。这里有特色显著的自然风光,更显著的特点,是一个大写的“穷”。为什么?一缺水,二缺工业。

上学第一天,老师给我们讲了自己的故事:我是从最穷的那个县走出来的,我们村的人,一天只吃两顿饭,晚上早早就睡了,怕睡得晚会饿。我们村穷,我们家是村里最穷的一户,因为孩子多。学校在黄土坡上,每天上学第一件事,就是同桌两人一组,到山脚下抬水,浇学校的田。学校就靠田里这点微薄收入,给老师们发工资。我是班上个子最矮的一个,偏偏同桌的那个女娃娃个子全班最高。有一次抬水我走在前面,走下坡路的时候,水桶慢慢往我这头滑,实在背不动,就滑倒了,水撒了一地。好不容易爬起来,同桌上来一脚把我踹翻在地,说:“都是你,眼看就能背到学校了!”我跌得满脸是血,一边哭,一边重新去抬水。从那个时候我就发誓,一定要考上大学,绝不能让下一代再走同样的路。我是我们村第一个大学生,四十年过去了,村里通上了自来水,但还是穷。

我们这些外地来的人,理解不了他的感触,只当是个感人的有趣故事。

直到第二年冬天,因为参加社会实践活动,我和闺蜜没有回家过年。过年前那几天,遭遇雪灾大雪封城,在这种天气,感觉身上的羽绒服薄得像片纸一样。

这时我们发现,学校外的围墙下,有一个很奇怪的人。这个人头发有半尺多长,看不出年纪,似乎是个年轻的男人,身上穿着露出灰色棉絮的破棉袄,脚上套着露出脚趾的破棉鞋。我们想,这应该是一个乞丐,而且是一个很执着的乞丐。他每晚在墙角下扫光一片雪,就地挖出一个坑,把结了冰的土全挖掉,然后就睡在这个土坑里,没有枕头,只有一个打满补丁的破棉被。一连好几天都这么睡着,还每天换一个地方。

第一天,我们硬塞给他两个热馒头,第二天,在他的棉被下放了袋饼干,第三天,给了他五十元钱。他死活不肯要,说:“我不是乞丐,不能要你们的钱。我是在附近县里打工的,干了一年,准备回家过年,可钱和车票都被偷了,我就走路回家。已经走了一百多公里了,这下大雪走不动了才耽搁在这里的。雪停了我就走,再走两百公里就到家了,俺娘在家等我咧。”我们面面相觑,还是把钱留给了他。

这都什么年代了,交通基本靠走?还是这种天气。

回到宿舍后,我俩一夜都没睡好觉,自责自己的小气和帮人没帮到底。留给他五十元钱有什么用呢?应该给他买张车票,送他上车回家。

天一亮,我们就去找他,想问问他家具体在哪里。一整天,人都不在,应该是去翻垃圾桶去了。到了傍晚,人和行李都不见了,应该是往家走了,用他的话说,他太想他娘了。也不知道,大年三十,能不能走到家…..

我的好多同学,都留在了大西北,加入西部大开发的阵营。我随着“孔雀东南飞”的队伍,落脚在宁波,享受着沿海发达城市的种种便利。在月明星稀的夜晚,我经常想到那同样的天空,那深沉的土地,问自己,受过那方水土的供养,可曾回馈过什么?

我也曾捐赠衣物给贫困学生,也曾捐款给困难群众,但这杯水车薪有什么用?就算全社会都积极捐款,钱花完了也就没有了。

所幸,现在有了“消费扶贫”项目和“甬工惠”APP这样的“造血”工程,给了贫困地区农副产业得以灌溉,进而茁壮成长的机会。当初参加宁波市“消费扶贫”动员大会的时候,我激动得抓不住笔。如果农产品能及时销售到远方,如果在家的附近就有就业机会,当年那个穿着破棉絮、背着旧棉被的身影,会不会生活得容易一点?

当初选择扎根在宁波,其实很偶然,因为听说了摩登乞丐“犀利哥”的故事。当时想,连乞丐都能得到尊重和照顾的地方,那里的人们,肯定很友善。

请大家再次伸出手,在日常消费的时候,能对贫困地区的农业、轻工业适当有所照顾,给一粒种子发芽的机会。

说不定,因为我们的善举,那方土地的那方人,就能有机会走出来,来尝一尝阿拉宁波的好酒。(市中级法院机关党委供稿)